caoliu草榴_狠狠撸在线视频_戒撸吧论坛_撸吧_夜夜撸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gameued.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十三章

时间:2018-02-06 沈总和JACK扶着小依躺下。
  「把腿打开!让我看看被绳子磨成怎样了?」
  小依顺从的在众人前把腿张成M字形,原本应是女性最私密的部位,在男人贪淫的注视下完全被看光了,那闪亮着淫汁的唇肉和耻缝,因充血而显得异常肥肿,娇嫩的股沟被磨得泛红,还好没有受伤或破皮,倒是菊花蕾上的穿环把小小的肛蕊勾得有点凸起来。
  「真可怜!我帮你消消肿吧!」JACK脱掉裤子,光着屁股蹲在小依的脸上方,一旁的麦可送来一包碎冰和一瓶软膏。
  「先来点冰的!」JACK拿起一块冰块,轻轻的碰触小依泛红的耻丘。
  「哼!」原本发烫的嫩肉被冰块触及,小依忍不住发了一个寒颤,股沟肌肤和秘缝里鲜红的黏膜同时用力缩紧。
  「放鬆身体!凉凉的会很舒服呦!」
  JACK一边在肥美的耻丘和毛堆间慢慢移动冰块、一边出声指导,溶下来的冰水延着耻丘周缘往下流染湿了床褥。
  「嗯……好冰……哼……讨……厌……」小依边扭着屁股边呻吟,听不出她是讨厌还是喜欢。
  沈总也拿起一颗冰块在她脚掌上轻轻划起来。
  「呀……」五根秀气的脚趾用力的张合,小依忍不住双手紧紧握住JACK蹲在她头两侧的腿踝。
  「这里也放一块吧!」麦可捡起一颗碎冰轻放在她紧致的肚脐眼儿上。
  「……好冰……」
  光滑如缎的柳腹激烈的起伏,冰水一下子就被体温溶出来,沿着迷人的腰身两侧往下流,这种挑逗方式,让小依的身体陷入苦闷而忍耐的被虐感中,而JACK手中的冰块已慢慢靠近濡湿的裂缝。
  「哼……」
  小依全身都在激烈起伏,JACK的动作愈故意放慢、火烫的裂沟期待被碰触的矛盾感就愈强烈。
  「好好享受一下吧!嘿嘿……」JACK发出让人讨厌的淫笑,手拿的冰块终于触及红嫩的小阴唇。
  「呀……啊……」小依发出颤抖的呻吟。
  「怎样?舒不舒服?」
  「……不知……道……好……冰……」
  冰块延着阴唇边缘来回磨擦,皱嫩的肉片好像会发抖一般。
  「把冰块放进洞洞好吗?」
  「不……不可……以……哼……」小依软弱的哀求,从她的声音听不出有一点反对的说服力。
  JACK用手掌将足足还有桌球大小的冰块滚到火烫的嫩穴口,「啊!……不行……」小依没料到冰块真正触及肉洞是那么冰冷难受,忍不住哀号起来,两条腿也想夹住,沈总连忙推高她的腿弯。
  「不要挣扎!等一下就习惯了」
  JACK将冰块慢慢的往下压,小依感到大腿根和阴道都快被冻麻了。
  「不……不……行……」
  两脚的趾头也用力的握紧,虽然她的脸被JACK的屁股挡住看不到现在的表情,但从颤抖号叫的声音就可感到有多难受,然而JACK还是把整颗冰块都塞入红红的小肉洞里,小依到后来痛苦的几乎叫不出声来。
  「好了!都进去了!现在用这个塞起来,等冰块溶掉就可以了,听说这样可以让阴道更紧,等会儿我们就有福了……嘿嘿……」
  JACK一手压住小依的嫩缝,一手取出一条皮製的丁字裤,交给沈总帮小依穿入两腿套上去,两人联手将腰带用力往上拉到最高,让皮裤淫秽的绞入小依柔软的三角丘,在她赤裸性感的两腿间扯成细细一条,如此不论她再怎么挣扎也无法将阴道内的冰块挤出体外。
  「呜……不要……」
  小依的身体不断发抖,口鼻喷出的气体激烈吹袭着JACK的胯股。
  「这样就可以玩别的地方了。」JACK再拿起另一颗冰块,开始磨擦丰颤奶肉上软嫩的乳头。
  「啊……好……冰……」
  小依终于忍不住挣扎抵抗起来,麦可和泉仔立即上前一人一边的抓住她两条胳臂。无法反抗的小依只好在床上苦闷的挣动,腿根间已开始流下大量的溶水,乳头也慢慢的被冰块按摩到站立起来,约莫过了几分钟,屁股下的床面已湿了一大片,随着JACK和沈总不断用冰块刺激她的乳头和脚底,小依慢慢从挣扎变成认命的扭动,痛苦的叫声也渐渐转成辛苦但规律的呻吟。
  「应该可以了!换用热的让她爽一爽吧!」
  沈总脱下她的丁字裤,再命她张好双腿,原本被绳子磨擦得发肿的肌肤已消退,肥红的黏膜也缩回去变得更紧致,但是阴户深处残存的寒气竟使得迷人的胴体无法停止的颤抖,JACK从王叔手中接过一条刚从蒸炉取出的热毛巾,轻轻的盖在发抖的耻缝上。
  「哼……」小依无意识的喘了一声,被冰块冻得发麻的私处遇到热毛巾温柔覆盖,两种极端的调和剎时令她整个人都酥了。
  JACK进一步用手指隔着热毛巾轻轻的按摩她肥软的耻处,一阵阵温痒的暖流抚慰着刚受到蹂躏的阴户,小依整个人在床上舒展开来、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
  「很爽的样子!」
  JACK揭掉毛巾、含了一口热水,弯下身去抬高小依的屁股,把嘴压在黏腥的湿缝上慢慢将口中的热水注入阴道里。
  「啊……」滚热的水流进子宫、阴道黏膜产生难以言喻的舒畅感,小依激动的扭动身体呻吟。
  JACK看她反应激烈的样子,索兴将滑烫的舌头伸入里面恣意的搅弄,小依被一波波甜美的刺激冲击得神智不清,不自禁的把小嘴凑上JACK的肛门,体贴的舔吮来回报……
  「唔!」这会儿换JACK舒服的闷哼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在玉彬眼前赤裸裸的呈69姿势互舔下体。
  「唔……真爽……」
  香滑的舌片抚舔敏感的肛门,JACK舒服得全身毛孔都敞开来。互舔了一会儿,JACK的嘴离开小依的耻缝,不过小依仍然双手抓着他的脚踝,卖力的帮他濡舔肛门。
  「唔……你……真会……舔,看来我……也要好好奖励你……」
  他挤了一大段刚才麦可拿来的软膏在手掌上,抹匀后开始按摩小依柔嫩的耻沟和肉丘。
  「嗯……」
  小依舒服的直动双腿,这软膏有滋润肌肤的效果,不过刚涂抹时会产生温热感,JACK玩女人的技巧相当老练,在按摩时指尖总是有意无意的刺激阴核和抠挖肉洞,却又不让她得到太多的满足,小依被挑逗得一直扭动,呼吸变得淫蕩而浓浊,鲜红的耻洞早以盈满淫水,沈总看她已完全把持不住,更趁时把嘴凑上去吸住她的菊花蕾
  「唔……」小依像被电流不断袭殛似的扭颤,两片香唇和一条嫩舌把JACK的肛门吸舔的啾啾发响。
  「哦……真……爽……」JACK被她吸得有点蹲不稳的感觉,原本垂在两腿间的老二又开始蠢蠢欲动。
  「……小贱人……没想到你这么淫蕩……喔……连男人的屁眼……你都肯这么舔……唔……好!……我也来……玩死你……」
  JACK被她的特别服务搞得浑身骨头都发软,小依的自甘作贱和完全顺从激起他强烈的征服欲,令他更想淫虐她来得到满足和刺激,于是当下就把食指和中指连根插进湿漉漉的嫩穴内尽情抠挖搅动,滚烫的黏膜随着手指的拌动而发出清脆的水声。
  「啊……」
  小依那禁得起这样两根粗长手指在她阴户内乱搅,整条阴道好像快熔成沸水一般,虽然已是头晕目眩,但为了回报JACK赐予的快感,她忍着阵阵酸麻的冲击、喘着热气的小嘴慢慢从男人的肛门吻到垂在胯下的肉袋,火烫的软唇和灼嫩的舌尖一口口的为JACK亲舔丑陋的卵囊,JACK的手指也更激烈的挖弄小依的嫩穴奖励她,两根在阴户内进出的手指头已黏满稠稠的蜜汁。
  「嗯……哼……」
  小依被他挖得全身酥颤,索性整张脸埋入JACK的股沟里,滚热的小嘴吞进整团肉袋,用舌头不停追逐两粒滑溜的睪丸。
  「喔喔……真爽……快受不了了!啊……这女人……这女人真是……太淫蕩了……」
  正在吸小依肛门的沈总也抬起头来,兴奋的道:「是啊!妈的!以前在公司想上她都想得快疯了……没想到现在我们一起享用,她倒变成个浪蹄子了……嘿嘿……」
  任由他们不断的言语羞辱,小依还是努力的含舔JACK的阳物,含过了肉袋又仰起脸来舔着肉棒下方,JACK咿咿哦哦的喘着气,肉棒也开始一抖一抖的长大,他手指快速的抽插湿淋淋的嫩穴,一边指导小依:「喔喔……很好……舔……舔龟头下面……」
  小依也快被他抠穴的手指给弄疯了,雪白的身子在床上拚命扭动,红嫩嫩的舌尖激情的磨擦紫色龟冠下方的接缝。
  「受不了……一起上吧!把这小骚货操翻给她老公看!」
  JACK往后退抱起小依,接着自己也躺下去,小依赤裸裸的仰卧在男人的身体上。
  「让沈总的肉棒先疼你。」JACK在她耳边轻轻的道。
  「嗯……人家……好热……」
  小依不安份的在JACK身上扭动着,这样二条光溜溜的身体叠在一起,刚好方便在下面的JACK上下其手爱抚她温香的胴体,事实上他一双大手也正不客气的搓揉着小依胸前两团滑嫩的乳团,被揉的哼哼娇喘的小依,两条腿举得开开的等男人肉棒插进来,沈总一只手已开始在套弄自己的肉棒,而且丝毫不浪费时间的把脸埋进小她两腿间舔着黏腥的耻缝。
  「呀……好……痒……插我……快点……」小依被舔的一边扭一边叫。
  沈总把肉棒弄硬后,蹲在小依的下体前,将龟头顶在红嫩的肉洞口,慢慢顶入。
  「哼嗯……」小依蹙起眉头满足的呻吟起来。
  紫亮的肉冠将唇片向两边挤开,肥软的黏膜慢慢吞噬了巨大的肉棒。
  「这样搞好像三明治哦……嘿嘿……真她妈的有够淫乱……」JACK兴奋的说道,他一双手激烈的搓揉小依的乳房,身体完全在他们掌握下的小依,全身流满兴奋的汗汁、用力的呻吟扭动。
  「唔……真好……这就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小穴……」
  沈总把整条肉棒都送进小依的嫩穴内,紧实的包裹感让他感动的想哭。
  「舒服吗?舒服的话要谢谢沈总哦,快点说!」JACK边揉着小依的乳房边在她耳边说。
  「啊……舒……服……谢……谢……沈总……」小依无耻的照着他的命令回应,她可怜的丈夫在一旁脸色已是一阵青一阵白。
  「人家继然谢谢我们搞她,我们不能让她失望,联手让她升天吧!」
  沈总双臂撑在床上开始前后推送起屁股,JACK也配合着他的进出在小依雪白的肉体上尽情爱抚。
  「啊…… 好舒……服……嗯……」小依被上下夹攻得喘不过气来。
  「把腿张大一点!让沈总好好干你!」
  JACK抓住小依两只脚掌向两边拉开,一双修长雪白的玉腿呈V字形,沈总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扭动屁股、湿滑的怒棒像捣杵般猛干她紧紧的嫩穴,美丽的胴体完全失去抗拒的随着撞击而起伏。
  「唔……啊……亲……我……啊……」
  她两条雪白的胳臂往前伸想搂住沈总,沈总那里受得了这种诱惑,当下压到小依身上疯狂的索求她的双唇和香舌,二个赤裸的男人中间夹着雪白无暇的女体在床上玩着淫乱的游戏,小依一边和他们亲嘴一边忘情的扭动、吟叫,两条腿紧紧的夹住沈总的身体,双手也在他赤光的屁股和背上乱抓。
  「真好……快疯了!……哦!……」
  「好爽!这……骚货……今天一定玩死你!……」
  两个男人一边满足的对话、一边粗暴的姦淫着小依,沈总整个人压在小依温香的胴身上,汗亮的屁股啪啪的激烈伏动,粗大的肉棒插得小依销魂的哀叫声在室内放肆的迴荡。
  「好了没……换我干干看……」
  JACK把小依先让给沈总干,自己在下面抱着她湿滑滚烫的身躯,早已积了一肚子的慾火,终于忍不住向沈总提出换手的要求。
  「好!……我也该休息一下……换你来上,我负责挑逗她。」
  沈总把湿淋红通的怒棒自嫩穴中拔出,JACK抱着小依坐起来,小依整个人没有一点自主力的任他们摆布,从头到尾只会发出没有羞耻的呻吟。
  「换哥哥我的肉棒来疼你……」
  JACK把小依抱上自己的大腿,手调整了肉棒的角度对準湿滑的嫩洞插进去。
  「唔……好大……哼……好舒……服……嗯……亲我……用……力……抱紧人家……」
  随着火烫怒棒的深入,小依激动的摇着头、嘴里还忘情的说着无耻的淫语,JACK的肉棒并没有山狗大,但或许是形状和尺吋都刚好能让她的身体产生最兴奋和舒服的反应,因此一没入嫩穴就令她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一手还伸到背后搂着JACK的背、另一条胳臂抬起来勾住他的头,脸转过去想和他亲吻,这样的姿势使得身体呈现美妙的弧形,胸前两粒挺翘的乳房更显诱人。
  「唔……啾……」
  JACK伸出舌头和小依的嫩舌互舔,还忙着拉开她两条美腿,让大家看清楚交媾在一起的狼藉下体,此时在面前的沈总也没闲着,一双大手围握起她胸前滑溜的乳房,热嘴凑上去轻啜粉红的乳头。
  「哼……哼……」
  小依被上下夹攻得无法自抑,激动的喘着气倒向沈总,沈总索性也坐近,和JACK两人一前一后的合搂着她,一个脔着她的穴、一个则不停的吸咬乳房。
  「啊……不行……了……用力……插……我……啊……会出来……唔……人家……快……死……了……」
  小依夹在两个男人间狂浪的上下扭动,咬着唇不住的哀喘呻吟,双手激动的抓抚沈总的头,JACK的肉棒被那又紧又热的小嫩穴套弄得几度要喷出来。
  「不……不行!换个姿势……这妞……太浪了」
  JACK赶忙将小依向前推倒在床上,这会儿便成沈总躺着,小依采狗爬的姿势趴在他上面,而JACK则握着湿淋淋的肉棒準备从背后插入继续干她。
  「这样像条母狗一样被干最适合你了……嘿嘿……」
  JACK羞辱着小依还故意看着玉彬淫笑,玉彬气愤得脸色发绿,这样姦淫着人家妻子给她丈夫看,令JACK更变态的亢奋起来,他调整好姿势后,重新将龟头抵在小依两腿腿根间那道主动翘起来等着被插的黏缝口,然后双手扶着她圆润的臀丘向前慢慢送入肉棒。
  「唔……」
  小依扬起脸舒服的喘息,性感的秀髮凌乱的披散在她雪白的香肩和裸背上。充满淫水的阴道让JACK的巨根没遭受丝毫阻力就整条没入最深处,但滚烫的黏膜仍旧将肉棒吃的紧紧的,而且还会一缩一缩的吸吮,含得JACK都快使不出力来。
  「小骚货……你真……是太好了……我来给你满足……等一下爽的话就叫我老公……叫愈大声我就让你愈爽……」
  JACK大手扶着她的屁股,慢慢将肉棒往外抽,小依嗯嗯的哀喘,玉手紧揪着床褥,鲜红的黏膜缠在盘着血管的阴茎上被拉出来,一直到只剩龟头还裹在阴道里,JACK又猛然将整条怒棒重重送进去,雪白的臀肉登时被毛茸茸的男性下体撞击得波波颤动,小依也甩乱了长髮哀叫出来。紧接着就是一轮猛攻了,JACK狂肆的扭动豹腰一下接着一下的抽送。
  「啊……好……舒服……啊……啊……老公……快一点……人家……要……来了……」
  小依像A片中的蕩女般无耻而大声的叫着床,JACK听到小依甜美的声音不停叫他老公,尤其又在她丈夫玉彬面前叫,心中更感亢奋,当下双手抓着她的柳腰更卖力的猛干起来,血红的湿棒像失控的活塞噗啾噗啾的进出嫩穴,充血的黏膜和唇蒂快速的捲入捲出,肉洞周围已浮出白白的细沫。
  「呜……咿……唔……呀……」
  小依被插到无法出声,整个上半身伏在沈总身上扭动,丰满的乳房和火烫的脸颊贴在沈总赤裸的胸膛和肚子上来回揉动,摩得沈总好不舒服,一会儿小依又忘情的舔起他黑色的乳晕和乳头,沈总只感到骨头真的要酥了。
  「来!……一边让我干!一边……帮沈总……吹肉棒。」
  JACK粗暴的将小往后拉,沈总毛茸茸的下体和湿烫的怒棒贴近了她的嘴边。
  「啊……哼……啊……」
  被插的眼睛快无法睁开的小依,努力的抬起脸,张开小嘴想吞进肉棒,都被JACK一波波的顶入给弄得气力溃散、瘫倒在沈总下腹。
  「用手握好再吞……真他妈的贱……这还要我教吗?」沈总扯起她的头髮喝道。
  「嗯……呀……」
  小依一脸辛苦的咬着唇皱眉,忍着巨棒顶击在花心上的强烈酸麻,好不容易握住沈总两腿间那条湿黏的肉棒,颤抖的张大嘴慢慢吞进去。
  「唔……很好……吞进去后……知道要动吧!」沈总舒服的皱起眉头,轻轻抚摸小依光滑的头髮奖励她。
  「唔……咕……」
  小依像得到主人奖励的小母猫般,边配合着JACK从后面的撞击而扭动腰臀,一边颤抖而吃力的上下吞吮起沈总的肉棒。
  「哦……好爽……」
  他们一前一后的佔据她身体两处入口,JACK原本抓着她的腰干穴,后来改成扣住她的手腕往后拉,使她跪在床上,上半身却弯起来成一个诱人的弧度,如此一来更不会边干边往前移,JACK于是更尽兴的振动着结实湿亮的屁股,「啪啪啪……」毛茸茸的鼠蹊部猛烈撞击小依的圆臀,而沈总也挺高下体让小依方便吞含他的肉棒。
  「唔……咕……啾」
  就这样三个人配合的相当好,小依随着JACK撞击的力道自然的吞吐沈总肉棒。而JACK愈干愈猛,一阵阵酥麻的快感已在他下体膨胀开来!
  「哦……我快来了……」
  JACK两眼翻白、像发癫似的全身猛颤浮出肌肉,一双大手又回去握紧小依的腰,下体撞击的速度快到像在抽筋。
  「咿……啊……啊……呀……」小依被他一轮猛干搞得身体和灵魂都快分离了,吐出沈总的怒棒哀号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JACK急速的冷颤,趁着射出前几秒再狠狠的拔出顶入好几下。
  「呜……」小依整个上半身禁不住往上仰,JACK一双骨嶙嶙的大手趁势抓住她胸前那对饱满的奶子。
  「咿……呀……」她不禁更激烈的哀吟起来。
  JACK一边用力揉那两团柔软的肉球,同时一振一振的抖动、在她体内射出热热的浓精。
  「啊……」小依的身子随着胀满阴道的肉棒抖跳而抽搐,JACK足足射了几十秒,才将精液全数射入她身体深处。
  「真爽……我整个人都软,换你来吧……」他看起来很虚似的慢慢拔出黏满白浊精液的肉肠。
  沈总爬起身将小依拖过来,抓着她的脚踝分开两条腿。
  「干!你的精液还在流出来呢!这么髒,叫我怎么上?!」沈总指着小依两腿间那道翻出红肉、还吐着浊精的耻缝对JACK说。
  「啊!不好意思!刚才实在太爽了,想都来不及想就射在里面,不如叫她老公帮她吸乾净在让你上吧!」
  「好主意!把那个没用的男人抓过来!」
  于是玉彬被山狗和麦可押到床上,他们拉出塞在他口中的破布。
  「我要杀死你们!……你们这些猪!放开小依!听到没有!……」玉彬疯了似的脸冒青筋狂吼。
  「吵死人了!」山狗狠狠在他肚子上给他一拳。
  「呜……」玉彬整个人剎时蜷了起来,痛苦的脸色发青再也叫不出声,沈总自小依身后抓着她两只脚踝向两边拉开,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张成V字型,黏红的耻缝自然也一览无遗。
  「过来!把你老婆的肉洞吸乾净!」山狗抓着玉彬的头髮硬将他拉到小依两腿间。
  「住……手……你们休想……」玉彬痛苦的咬着牙,怒火在充满血丝的眼中燃烧。
  「是吗!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吸。」
  JACK拿了一条湿布蒙在玉彬的鼻子上,布条两头绕到后脑勺绑死。
  「唔……」无力挣扎的玉彬被迫只能用嘴巴吸气和吐气,山狗和JACK用力的把他头压到小依两腿间。
  「唔!……噗……」玉彬唯一可呼吸的嘴被紧紧压在他妻子腥滑的肉缝上,而那里正不断流出别的男人的精液。
  「呜……」他涨红脸拚命的抵抗,无耐山狗和麦可两人实在太强壮,被他们押着身体想要自主根本办不到,缺氧的痛苦使得他的神志一点一点的流失,脸色也由红转紫,太阳穴上浮起跳动的青筋。
  「唔啾……」他终于忍不住张开嘴用力的吸起来。
  原本是想得到一点空气,然而吸进口的都是黏腥的浓精,小依也被他吸得一直哀喘,就在玉彬直翻白眼快要窒息剎那,山狗和麦可才把他的头提上来,满脸满嘴都是精水的玉彬贪婪的吸着空气,然后又被拖回椅子上捆绑起来。
  「好了!我可以上了!」
  沈总一翻身将小依压在下面,勃起的肉棒在滑嫩的洞口磨擦几下就往前送插到底。
  「啊……」小依抱着他的屁股大声的呻吟出来。
  「好热好紧……真是太爽了」沈总一边畅快的叫一边顺畅的抽送肉棒,小依在他身下一起一伏的扭动。
  「把腿放……放上来……」
  沈总抬起小依修长的两条腿搁在他肩膀上,整个人霸在小依上方前后推送起来。
  「啊……插……好……深……嗯……啊……」
  小依玉手扯着床褥,被一波波深顶花心的撞击搞得无法思考,只是一直左右摆着头激烈呻吟,那两只搁在沈总肩头上的脚ㄚ十根脚趾都屈握起来。这种体位玩了一会儿,沈总又放下她的腿。
  「来!自己抓着腿,让我好好干!」
  沈总喘嘘嘘汗流颊背的命令她,小依果真挽住自己的腿弯将两条玉腿张得开开,沈总高高翘起屁股展开猛烈的推送攻势,只见他毛茸茸的鼠蹊部劈劈啪啪的和小依雪白的胯股撞击在一起,湿红的怒棒塞拔得滚烫的穴水翻飞。
  「呜……阿……快……嗯……不行……啊……快……来了……啊……」美丽的胴体在床上激烈的扭动。
  「干死你这骚货……看着我……叫老公……求我干……你的烂穴……」沈总挥汗如雨的狂抽猛插。
  「呜……老公……啊……用力……插……人家……求求……你……」小依被一阵阵甘甜的撞击顶得脑袋根本无法思考,身体只想要更刺激的快感,因此无论男人要她作什么无耻的姿势或说无耻的话她都完全服从,沈总感到会阴部开始膨胀酸麻。
  「快射了……」
  他紧紧的抱起小依香滑的胴体,小依也紧紧搂住他的背,雪白的指尖在他油亮的背肌上抓出红痕。
  「嗯哼!嗯哼!……」
  沈总的屁股动的不快,但总是一次又一次扎实而用力的顶入阴道深处,撞得花心都快破了,小依被插得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只能随着肉棒的拔出、顶入而重重的哀吟。
  又这样重插了五、六十下,沈总终于吼叫着暴射出来!
  「哦……来了……」他放开小依改抓高她的腰,滚热的浓精一骨脑灌进她体内,但是小依早已半昏厥过去,软绵绵的躺在床上发出无力的呻吟。
  「真爽啊!」
  「是啊!终于上了她……嘿嘿……以前在公司没机会,没想到今天在她丈夫面前干她,感觉更懹人兴奋!」
  「等会还有更精彩的要上演!先带她去洗乾净换上那套……特别为她準备的衣服……嘻嘻……想到就更让人兴奋……」
  于是小依被泉仔和王叔抱去洗澡,洗完澡后她也清醒多了,他们将她抱到床上丢着,小依此时也感到玉体一丝不挂的羞赧,本能的抱紧胸,屈起两条美腿缩在床角,头髮还半湿的黏在雪白的粉颈上。经润泽后更加晶莹剔透的少妇身体,更能散发妩媚性感的味道。
  「起来!把这穿起起来!」沈总拿了一件透明塑胶质料的淡黄色「衣服」丢在她面前。
  说是衣服,其实只是一件薄塑胶袋作的小比基尼,而且小的相当夸张,两片「胸罩」的範围大概只能遮住乳头和乳晕,下身那件小丁字裤裤边细的恐怕连耻缝都遮不住吧,不过这件小丁字裤是和一条同色的薄丝袜连成一套。
  「这……怎么穿……」小依晕红着脸羞赧的回应,光看这件特製小比基尼的样子,就能想像穿在身上会有多淫秽,还不如都不穿来得好!
  「少废话!叫你穿就穿!」JACK拿起衣服狠狠扔在她脸上。
  「嗯……」小依有点要哭的咬着唇发抖,默默的捡起掉在床上的小淫衣顺从的穿到身上。
  这件薄塑胶比基尼不但故意作成刚好只能遮住重点部位,而且还特别紧,小依胸前两粒肉团被托得紧紧的,中央挤出深紧的乳沟,而那两片透明的塑胶「胸罩」贴在乳尖一小小块区域,乳晕和乳头的颜色都还看得见。
  小依羞得不敢抬起脸来,双臂一直遮掩着前胸。
  「把小裤裤也穿起来!我们要带你去见几个人。」沈总又再催促着。
  小依只好再捡起那条连着丝袜的小丁字裤,小心的屈起脚掌,将脚趾伸进去拉上丝袜,然后再穿起那件淫秽的小裤裤,这原本只是女性穿丝袜的动作,但小依这样美丽的少妇作起来却有一种让人偋息的性感,只看得这群男人血压不断升高,然而小依却还不自觉的伸直美腿整理皱掉的丝袜,五根精緻的脚趾头包在薄薄的丝网内,腿的曲线也更显匀长。
  「穿好就站起来!还要穿上这个!」
  JACK拎着一双细边黑色的高跟凉鞋放在地上要她着上,小依羞颤的爬到床沿,两条美丽的小腿伸下来,玉足踩进高跟鞋里再用手调整好细细的鞋边。
  「穿好了吗!站起来让大家看看!」
  JACK冷酷的声音透露着不准她反抗的威力,让小依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有点发抖的抱着诱人的酥胸、夹紧大腿站起来。
  「真正点……」
  「这件比基尼还真适合她……太淫蕩了。」
  「我的鼻血都快流出来……」
  ……
  小依站起来后,这些男人们简直快要无法呼吸。
  「手拿开!」JACK大声对小依斥喝。
  小依一双大眼噙着晶莹的泪光、充满乞怜的看着JACK,但JACK的表情宛如冰霜般的冷酷,目光射出让小依心里发寒的凶淫,她只好认命的放下抱在胸前的双臂,两只手紧张的捏着下身那条小淫裤的边边。
  「真是太美了……好煽情的样子……」
  紧紧的两小片塑胶布托住小依胸前那两团丰满而有份量的肉球,被压挤出来的深紧乳沟,让人看了产生亢奋的窒息感。
  而匀称的双腿穿上高跟鞋后,两条腿更加修直匀称,美丽的身体展现出傲人的线条。那小丁字裤细细的裤底连遮住耻缝都很勉强,饱满的三角丘从裤底两边挤出来,耻毛压在丝袜内显得凌乱。
  这样的穿着和赤裸有什么差别?小依还宁愿全身脱光光的让人看,也不想作这么淫蕩的穿着。
  「现在要先把眼睛蒙起来!带你去见几个人……嘿嘿……」
  JACK拿一条黑布绑起她的双眼。
  「不!……要见谁?……让人家穿这样……好难为情……」小依一颗心怦怦的跳,穿这种淫蕩的衣服去见人让她感到无比的害臊。
  「到了你就知道!反正你早就被看光了,有什么好怕!」
  JACK一边又用手炼锁住她双手,接着就要强拉着她走。
  「不……我不要见人……让我穿衣服……」
  小依本能的挣扎不愿前进,但还是被一群人连拉带推的向前走。她只知道走了约有五十公尺,好像来到另一个厂房内,原本拥着她的男人都离开了,只剩下JACK还抓着她的手炼。
  「我……在那里?……」她不安的问着JACK,JACK嘿嘿的笑着并没有回答。
  这是一间更大的厂房,在宽敞的室内中央竖立着三根大木桩,三个男人直挺挺的被捆在木桩上,他们连嘴巴都被绳子绑起来。
  「看看是谁来了……嘿嘿……」
  JACK拉下蒙着她双眼的黑布,小依刚开始无法适应屋内强烈的灯光,努力的想集中焦距,当她看清楚被捆在木桩上的三个人剎那,一阵令她窒息晕眩的惊恐和羞耻冲向脑门!
  那三个绑在那里的男人,竟是……玉彬的爸爸、大哥和弟弟,也就是她的公公、大伯和小叔,他们也一脸无法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她看,而她美丽的身体正作着任何为人妻子不可能作出的淫秽打扮。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