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游戏职场 > 团队管理 >

中小团队管理之患:游戏项目分红乱象频发

  近日,朋友圈传得沸沸扬扬的“首席娱乐官股权纷争”引起众人关注,真实上演了一出“可共患难却无法同富贵”的创业者之殇。孰是孰非我们无需去计较,利益之争自古有之,人性一直也是最为复杂的东西。

  这类利益纷争在新兴的游戏公司也不少见,合伙人间的股权争夺、员工间的分红计划等。如今在很多中小型的新兴公司里,所采用的奖金分红制度多为“老板拍脑袋制度”。即最终利润出来,老板想发多少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笔者此前也写过一篇“游戏项目分红这么少,为啥还要苦逼加班?”的文章,里面提到流水看似很高的项目,但是开发者所领取的实际奖金却少得可怜。

  

中小团队管理之患:游戏项目分红乱象频发 ...

 

  最近闻说圈中有这样一个实例,该团队项目上线之后,流水甚高,但是由于与渠道分成比例这些是老板亲自去谈的,团队中的开发者们都不是很了解分成实际是怎么计算的,后来核心人员所发季度的奖金只与月工资相近,初时大家以为渠道太狠分太多,后来有个相关人员不小心走漏了风声,提及分成流水其实额度挺大的,只不过大部分被老板吞了。该消息瞬间在团队中炸开了锅了,因为最初老板给的理由是分成太少的缘故。

  最终造成的结果正如某网友说的“骑驴找马,必走无疑”。最基本的信任没有了,当初画的饼越大,员工越失望。

  员工:“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司马迁的《陈涉世家》中曾写道: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最终陈胜为王富贵了,却将故人杀掉了。当然这人杀得也不是毫无来由,被杀者仗着是故交,在宫廷随意出入,到处讲述陈胜旧时之事,这般任意妄为,为王者甚感颜面受损,必然采取最残酷的手段。利益攸关,当初的情分又该如何清算?

  笔者曾采访了一位圈内从业者,问及如果遇到这类公司是否会选择离开,他并未肯定的给出答案,而是说出了几点顾虑:

  1.一般能有项目分红的,代表公司有成熟的研发团队,项目的成功率高,去其他公司不能保障。

  2.不分红和少分红是两种意思;如果是分红少了,员工会观望公司是否会作出改变;很容易给老板画的大饼,也就是口头承诺给稳住;

  3.分红不透明,员工是否愿意互相分享信息也很重要;究竟是部分人拿多了,部分人拿少了,还是整体拿少了也有区别;

  4.分红少了,公司自身是否有给员工加薪等其他的奖励制度;例如某公司,游戏做到4000w流水,虽然分红没有预期的多,但是员工本身并不知道计算公式,也不清楚其他公司的分红情况;而且公司给大家加薪了,可能员工也不会走;

  5.员工是否离开,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加班是否严重,工作氛围、环境是否舒适,老板是否苛刻,自身能力是否提高也会影响去留,不是单单是奖金;不过总的来说,奖励制度的权重肯定是最大的。

  他表示,员工与公司之间,信息通常是不对称的,员工无法把握,这个项目分红,究竟是少了,还是正常情况。总之,理论上来讲还是要理清楚分红的环节。

  例如一些公司,除了需要跟平台分红,还需要跟母公司分红。加上还要看成本是否也需要自己负担?如果是这样,分红比其他公司少那是正常的,但正常不等于合理。知道了这些信息,有部分员工在未来跳槽或者找工作的时候,会尽量避免找那些需要跟总公司分红的公司,或者直接找平台公司来避免多了一个环节的克扣。

  为降低分红,设立“最高奖金额”

  如今游戏各方面的成本都在往上走,一些公司又想出了一种新制度,即“最高奖金额”。据称国内某知名平台今年便采用了该新制度,导致流水更高的新项目,其团队成员所获得的分红却不如旧时流水较低的项目分红。

  游戏公司如此煞费苦心的“节衣缩食”,是为了存钱“过冬”么?

  乱象之下,大厂成为“城外人”的目标

  在连续经历两个规模不算小(300人左右),但是制度混乱的公司之后。某位从业者表示,下次有机会一定争取进大厂,简直是受够了。

  对于十分“怕麻烦”的开发者而言,进入一些制度分明的企业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国内大厂数量不多,且由于地域的限制,从业者的选择还是有限的。国内游戏行业发展至今已有十几年时间,时至今日,虽说市场份额已到了百亿、千亿的阶段,却也不止一位从业者向笔者表示过:希望游戏行业的制度能逐渐规范起来,其中包括加班氛围、管理制度等。

游戏职场
  • 1
    穷途末路 一家台湾游

    在中国台湾地区台北的地下商店街,汇集...

  • 2
    原创不敌山寨:游戏开发

    自打《Threes!》(小3传奇)推出之后,各种抄袭、模仿、山寨作品层出不穷,首先冲在前的是《1024》、《2048》,接下来就是各种...

  • 3
    一本游戏杂志的转型

    从2013年下半年起,关于《大众软件》杂志可能停刊的消息便不断传出。到2013年底,原本在邮局订阅的读者发现2014年已经没有...

  • 4
    深夜交心:制作不忘初心

    文/孙志超 深夜,适合交心。 上上个周末在工场训练营中,几位CEO分享了创业初心的话题。刚好当时看到四月份创业邦杂志上...

  • 5
    免费游戏模式束缚着开发

    在今年的三月初,Fireproof公开了一个好消息,即自从我们的手机游戏《The Room》和《The Room 2》发行以来已经卖出了550万份了。...

  • 6
    一份最详细的“死亡报告

    正文 终于结束了 大家好!这是我们着手PONCHO(《斗篷》)后期制作的最后时刻,在这里,我们会谈论在这款游戏发展进程中一切...

  • 7
    游戏工作室项目管理禁做

    对于游戏研发团队来说,项目管理始终是比较重要而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于成立不久的工作室来说更是如此。最近,海外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