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游戏职场 > 游戏心情 >

免费游戏模式束缚着开发者的双手

  在今年的三月初,Fireproof公开了一个好消息,即自从我们的手机游戏《The Room》和《The Room 2》发行以来已经卖出了550万份了。

  

免费游戏模式束缚着开发者的双手

 

  the room(from d.cn)

  在Fireproof,我们总是能听到一款手机游戏必须是休闲的,且能够免费下载的说法,作为一种服务的游戏将永久地出现在玩家面前。但因为我们的游戏都很短,既黑暗又残忍,不存在社交或在线元素,且不包含应用内部购买或广告,所以这便是一大问题。

  我们同样也缺少足够的钱去支付专业的市场营销或PR。但是依靠着苹果的App Store的推荐,我们这款基于7万英镑预算的游戏获得了超乎预期的成功。

  在对于我们所获得的成绩的评价时,我发了一条tweet表示,也许手机游戏在免费玩家之间的盈利战导致开发社区更加依赖于“数据之谈”,同时渐渐忽视了一款优秀的游戏会对玩家产生怎样的影响。关于开发者一味地追求娱乐而不是盈利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我们的成功与其它手机开发者的最大区别便在于我们选择以直接的费用去销售每一款游戏,例如付费模式。

  媒体选择了我们的故事,我们将其当成是一个引导成功的故事,但是手机产业中的一些开发者采取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将我们的成功当成是一种越轨(说得好听点是这样),甚至是一种危险的先例(说得难听点就是这样)。似乎我们的故事与手机游戏和免费游戏间不断出现的传奇故事背道相驰。

  Fireproof无意识地破坏了这一切,而上帝所制造的这一切让任何付费开发者连成了一体。

  我们需要谈谈虚拟的方向键

  手机的确是由免费和休闲游戏所操控的一个领域。参加一场手机大会,你将会察觉到创造或玩游戏的最有趣的的原因便是盈利。

  如果你向发行商或投资者推广一款不是作为服务的游戏,他们可能会当着你的面摔门而出。人们似乎已经达成了一致的看法:休闲和免费是“手机游戏想要的”,在这个要么免费要么回家的世界中,Fireproof的坚持显得格外突兀。我们周边有许多创造了出色作品的付费游戏开发者,Vlambeer和Capy等团队除外,但实际上却只有我们看到了这一做法所带来的利益。

  所以在今天,一款付费游戏是如何取得550万销量的好成绩已经不再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了,真正的问题是:在像手机一样巨大的市场中,Fireproof是如何在少数的付费游戏创造者间看待这样的成功?

  来自AAA级产业的Fireproof总是将手机看成是适合电子游戏的一个开放,可行且明主的平台。当该平台最初来到开发领域时,它所许下的承诺是让游戏创造者能够以非常低的开发成本和自由的能力直接面向公众销售游戏。

  如此的好处让人目不暇接,AAA级游戏也想要来到这里,即想着它们那强大的视觉效果和设计将战胜那些在手机平台上大受欢迎的“廉价的Facebook”类型游戏。

  但事实上在前面几年时间里,AAA级游戏在手机平台上大多因为过于昂贵而遭遇了惨痛的失败。我们的产业不能有效地战胜全新的平台,并发现全新的碰触界面其实是一种灾难的降临,而非全新的机遇。

  持续的亏损加上全球的财政紧缩大大缩减了全产业的预算,同时人们还将更多的视线转向了具有较高投资回报率的软件领域。随着时间的发展,昂贵的沉浸式游戏作为一种选择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那些“廉价的Facebook”类型游戏才是最终的赢家。

  尝试着将标准的控制模式强行带向触屏的虚拟方向键也只是更广泛的游戏产业不能认真对待手机平台的表现。游戏产业是关于销售出色的互动体验给用户,我并不清楚那些喜欢游戏的人们是否会正视手机排行榜。

  从投资者到发行商到开发者再到媒体,手机领域对一些创造性要求,即迫切地想要寻找想把游戏当成任何平台上一种有意义的文化空间的全新游戏领域充满敌意。

  创造并破坏

  免费游戏提倡将它们的模式当成一种主导性内容,因为“这是手机游戏玩家想要的”,这解释了应用内部购买只是玩家传达他们所在乎的内容的方式。如果它们已经娱乐了某一更加枯燥的理念,即免费游戏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某某原因,那么它们看起来会很假。

  所以让我们深入研究无数乐于付费的手机玩家喜欢免费的休闲游戏的理念。

  根据最近的数据,20%的手机游戏是属于玩家打开过一次便将其抛弃的内容。66%的手机游戏体验不会维持到一天之后,而大多数购买也是出现在第一周。让人惊讶的是只有2%至3%的玩家会为游戏花钱,更让人惊讶的还是游戏的50%收益是来自0.2%的玩家。

  从统计上来看这只是一些关于玩家的微不足道的数字,不能为你搞清楚“人们想要什么”提供一个基础。我认为这只是手机在流行趋势这条道路上的放纵,或者它们并不清楚人们到底想要什么。

  所以当听到游戏开发者在讨论休闲游戏是手机上的全新范式,很少有开发者真正喜欢这样的游戏时,我真的很烦躁。免费游戏和休闲游戏应该成为更出色的游戏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但是现在它们的中心全在于手机平台。

  不过有可能这些统计只是一种断章取义的表现,隐藏了市场自由且积极的动态性的真相。好吧,畅销榜单前十名的游戏是不会同意的。

  排行榜顶端被一些同样的游戏占据了好几年,少数大型游戏及其复制者非常缓慢地移动着位置。充满好奇的游戏玩家在看待畅销游戏排行榜时会认为,这其实充斥着一些非常普通的游戏体验但却获得了巨大的下载,从而导致高盈利游戏成为了如今我们的主流用户唯一看得到的手机游戏。

  自从我们在2012年发行了《The Room》以来,Fireproof已经赚得了500万美元以上的收益,这对于我们这么一家小型工作室来说真的是一笔巨大的收益,能够帮助我们成为真正的全职开发者。然而过几天便有报告表示《Candy Crush》和其它免费休闲游戏赚到了更多收益。

  如果地球上拥有最强大的支持,最高评级以及最幸运的付费游戏只能获得与某些休闲游戏等量的销售,那么我们将面对的便是一个针头般大小的付费游戏市场—-这便意味着手机用户缺少对于游戏的真正兴趣。

  在2013年,手机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创造了100亿美元的收益。100亿虽然听起来是个巨大的数字,但要知道单单《Candy Crush》的创造者便赚到了20亿美元。着眼于排行榜前10名的游戏,那便是主导者游戏市场的内容;而这失款游戏大多都是彼此的复制品。来自这些钱的剩余改变将分散到整个游戏产业区服务10亿台设备。

  一个拥有2%“沉浸行为”的用户似乎不会为了致力于将玩家带进全新体验的创造性产业做出贡献。在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中,Netflix的内容能够让成人们感到兴奋,所以当98%的玩家将更多钱花在卷笔刀而不是由我们的10亿美元领导者所创造的游戏时,它的手机游戏是否也能做到这点?

  一个富饶的生态系统既需要复苏的绿芽也需要古老的红杉,而如果免费游戏是一个伴随着各种不同游戏的中立管道的话,所有这一切的影响力将变小。但是高盈利的财政模式的必要阻碍和耐心本质将对沉浸感以及迷惑玩家的尝试产生阻碍。结果便是许多游戏设计将不能把自己带向免费模式,因此不再那么愤世嫉俗的游戏世界将被迫切需要更棒的内容的平台拒之门外。

  我们的产业关于手机游戏的所有免费方法都不能将一个真正的游戏生态系统传达给手机玩家或开发者,虽然我们已经耗费了好几年的世界,但是游戏世界的创造却仍停留在手机领域。

  免费模式自身为开发者和玩家的百万使用提供者服务,我已经投入了许多时间和金钱于《坦克世界》,《战锤任务》等等游戏中—-这一模式并不是问题所在。

  问题其实更加普通,即从整体来看,游戏产业正在创造没人真正关心并且适用于数百万玩家的手机游戏。免费游戏的制作者同意质量水平是良好的,“如果它能够赚钱,它便是好的,对吧?”其实并不是如此。在现实世界中,汉堡王并未拥有米其林三星的荣誉。但是汉堡王却具有非常高的收益,这并不是因为它所获得的的评论,而我们的产业未能意识到这种差别的事实将把我们逐渐带离创造性空间。

  我们匆匆忙忙地创造一切免费的内容以确保能够榨尽整个手机市场的钱而作为我们努力迎合少数人的喜好的补偿。在我们的手上,手机生态系统以盐进行播种,变成了灰尘,并成为了游戏开发者的上帝的铁砧。

  找不到关于未来的记录:我们需要现在开始写下来

  最出色的的创造者会越过统计和市场假设而着眼于潜在的世界可能性。这也是为何真正成功的游戏能够创造趋势,而普通的游戏会追随着它们的主要原因。真正的游戏粉丝清楚这点;我们总是不断地寻找着新内容并追逐着任何能够变得更好的内容。但除了热情的玩家外还有无数寻找着适合自己设备的内容的玩家。

  手机将游戏呈现在无数几年前从未接触过这些内容的玩家面前。但是创造性业务是关于迎合立基用户。从小说,电影和音乐中我们了解到必须创造各种内容才能匹配所有人的口味,而强大的立基群体是带有强大的创造性中心的发达产业的标志。公平地来说,手机游戏正在衰竭的一个原因是10亿名玩家想要玩不同的《Candy Clash Saga》1000次,这真的太疯狂了。我们获得了统计数据,最佳比例是3%,所以我们便固定于此,然后开始尝试其它内容。

  与无数其它创造性市场所喜欢的内容相违背,我们的产业关于手机市场所勾勒的画面—-“它们只是想要从休闲游戏上获得盈利”并不是全部的真相。实际上,考虑到这些游戏较低的渗透率,这似乎就像在黑暗中吹口哨,并且更像是我们能够控制天气,然后抱怨着何时下雨。没有用户会为无聊的游戏花钱,而极少数会这么做的用户将被随机记录下来,就像任何设计亮点那样。

  所以我们可以依赖什么,关于创造性市场我们到底知道些什么?人们将购买任何能够迎合他们的内容,我们也特别喜欢被迷惑。人们想要看到热门的内容,他们希望自己的娱乐内容足够大胆,自信且与众不同,他们想要拥有选择以及关于任何可能的心情的娱乐。他们最终会将钱投资于那些呈现给自己之前从未看过的特别酷的内容上。

  一旦游戏的乐趣元素足够多,像市场营销,PR,数据分析以及“提供给人们他们想要的内容”等虚假的“成功之柱”将相继离去。我喜欢将《我的世界》作为这种情况的例子,因为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特别享受于看到手机开发者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恐惧感。

  手机游戏产业中的人喜欢将《我的世界》当成一种违反常规的事物。但对于我来说,他们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将其带离让人不舒服的对话。

  《我的世界》应该出现在任何关于手机成功的对话中,因为它是关于流程图和财政模式如何传达我们所处的真正业务的典型例子。其巨大的规格并不是什么突变的内容,它真的比手机或任何平台上的其它游戏出色多了。

  我想这震慑到了大半个产业,但我真的很喜欢它。

  《我的世界》并不是什么突变体,相反地它起着领导的作用。我们不应该忽视它,而是应该专注于它:这是基于娱乐用户所获取的成功的表现。虽然我们很难像它那样获得2亿美元的销售额,但前提是你需要2亿美元!相反地,对于像Fireproof这样的开发商来说,200万美元已经是非常棒的成绩了,如果你拥有Notch 1%的能力,你便有可能赚到《我的世界》1%的收益。

  我认为这是我们在追逐手机游戏利润中所忘记的内容,即我们看不到数据树的创造性枝干。对于我们的所有信息,我们已经收集了关于用户习惯和销售额等内容,但是提供乐趣并激励用户的能力仍然是我们产业中富有创造性的人员的首要任务。我们交流,接触并激励目标用户的能力也是任何艺术家或手艺人创造任何内容的基础。

  手机作为一个平台去推动游戏发展的基本交流能力仍然保持着完整性。但是追逐巨大的利益的逻辑性却开始自掘坟墓了。

  在Fireproof,我们降低了对于资源的期待值,并且不去制定致胜计划,让自己能够自由地创造可以引起同样作为玩家的我们的兴趣,正是如此我们的游戏才会引人注目。在面对了几十年惊人的电子游戏,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尽所能创造出最棒且最让人感兴趣的游戏。没有什么比这点更重要了,我们也忽视了任何并不支持这一目标的建议。

  对于我们来说,去迎合一位用户的喜好太过疯狂了。我们所思考的是如何做才能创造出任何优秀的游戏,而不只是手机游戏。良好的感觉控制,顺畅的画面,简单的互动,出色的视觉效果都包含于吸引人的游戏世界中,并能够唤醒人们的意识。我们对于手机的让步并不是对于任何事物的让步:我们尽可能地发挥触屏界面的功效,因为它实在是太棒了。

  所有的这些都未仔细考虑过能够影响深深着迷于免费模式的手机发行商的计划:我们的数百万待销售的游戏将被扼杀在摇篮中。

  那些依赖于数据的人将不再得到重视。大众将更想尝试一些特别的内容。这也是为何会存在创造性市场的原因,统计对于受启发的创造行为没有任何说明。Henry Ford发行了最早的生产线以及第一辆价格实惠的汽车,他说过:“如果我问人们他们想要的是什么,他们的回答将会是跑得更快的马。”虽然这一引用是他虚构的,但却比无数真实的用户数据更好地向我们创达了创造性工作的真相。

  如果我们的用户不能事先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热门的内容,那么我们将承担艰难的构想工作。我们可能会受到前辈的启发,但想出一些全新的内容才是真正迫在眉睫的工作,因为这才是用户所追求的。像《The Room》,《Threes》,《Plague Inc.》,《Limbo》,《我的世界》以及《新星足球》等游戏的成功告诉我们“那些了解市场的人的”智慧永远不可能影响到无数玩家的生活。

  讽刺的是,那些告诉你你的游戏不可能卖得好的人正是那些会在你的游戏取得成功之后复制它的人。他们并不善于发挥想象力。看到他们依赖于数字的时候我们是否该感到惊讶呢?

  用户比我们中的任何人更加清楚事实,如果我们的手机公众通过购买发出了“我在乎”的信号,那么我并不认为产业开始听从98%说着“我不在乎”的手机玩家的行为有多激进。

游戏职场
  • 1
    穷途末路 一家台湾游

    在中国台湾地区台北的地下商店街,汇集...

  • 2
    原创不敌山寨:游戏开发

    自打《Threes!》(小3传奇)推出之后,各种抄袭、模仿、山寨作品层出不穷,首先冲在前的是《1024》、《2048》,接下来就是各种...

  • 3
    一本游戏杂志的转型

    从2013年下半年起,关于《大众软件》杂志可能停刊的消息便不断传出。到2013年底,原本在邮局订阅的读者发现2014年已经没有...

  • 4
    深夜交心:制作不忘初心

    文/孙志超 深夜,适合交心。 上上个周末在工场训练营中,几位CEO分享了创业初心的话题。刚好当时看到四月份创业邦杂志上...

  • 5
    免费游戏模式束缚着开发

    在今年的三月初,Fireproof公开了一个好消息,即自从我们的手机游戏《The Room》和《The Room 2》发行以来已经卖出了550万份了。...

  • 6
    一份最详细的“死亡报告

    正文 终于结束了 大家好!这是我们着手PONCHO(《斗篷》)后期制作的最后时刻,在这里,我们会谈论在这款游戏发展进程中一切...

  • 7
    游戏工作室项目管理禁做

    对于游戏研发团队来说,项目管理始终是比较重要而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于成立不久的工作室来说更是如此。最近,海外资...

友情链接: